纵是年少风流可入画,却也自成风骨难笔拓。

——墨宝非宝 《轻易放火》
这里轩瑾/景轩!
全职/sot/梦间集/地物
冷cp居多,杂食,但也有非常雷的
́感谢小可爱的关注!!
遇见你们是我最大的幸福 。
关注了就,请,和,我,说,说,话,呀!
🌸💐💘💗💝💟💜💛🎉🎆🎇
用我的图做头像希望您来打个招呼,谢谢。

◆追星号lof☞秋木晚吟

[原创]境

哇!!谢谢肆落!超棒啊整个感觉!!

肆落_失踪人口:

@🐰御兔轩瑾💦


赛薇琳_xavirynn:



*微童话向




*祝轩瑾生日快乐!





天空是干净的,甚至连云都没有几朵,发红发紫的霞光只得映在这一片干净上,再没多余的柔腻。




我不禁有点想念,想念从那扇拘谨的窗户中所见的景象。除了雨天,几乎时时都会有风筝在天上,留下了念想,也带走了思绪。




想飞,想出逃,想长出一双翅膀。




像是今天这样万里无云的日子,风筝消失了,或许是长大了,或许是搬家了。又或许,是挣断了绳子,飞了。然而没了牵引的风筝即使能独自遨游,却免不了坠落的结果,它始终只是风筝,没有自己的翅膀。可即使是这样,我也想试试,试试看长出翅膀。




我成功了,却也被关进了牢笼。端坐在其中好几天,也尝试了向四周的冲击,换来的只有翅膀的疲劳和迷失的方向。




但是,这只是梦而已啊,既然是梦,那就应该是我的主场。




翅膀快要消失了,我知道时间不多了,最后的努力,我试着向上。稀薄的空气,逐渐透明的双翼,我似乎看到了牢笼的顶点,却又开始怀疑是不是呼吸困难造成的幻觉。




但我依旧在向上,这是我的坚持。坚持抵达我能触碰的最高处再摔个粉身碎骨。




似乎看到了希望,仅仅差一个指节,我便能碰到穹顶,翅膀却消失了。我没有扼腕,更多的是不甘。只差一点点,如果我还有翅膀的话。




我需要一双翅膀,一双更加坚韧的翅膀。这次,没有如我脑中想象的一般长出漂亮的白色羽毛,可我依然没有下落,托着我的,是骨节分明的黑。




吸血鬼吗?很帅气呢。




下意识的舔了舔虎牙,我碰到了笼子的顶部。齿轮转动的声音大到几乎要将我震慑下去,但我没有动作,依旧浮在悬空。穹顶像是礼品盒,跟随着笼顶被一起打开,身体不自觉的被上空吸了过去。周围的景物随之变换,我也逐渐从上浮的感觉调整到了下坠,就像爱丽丝一般,准备步入仙境。




…………




长期单调的坠落让人困倦,我闭上了双眼,选择再次入眠。




“她醒了!”一个尖锐的声音戳着我,被迫张开双眼却看到了一张乱七八糟的长桌。




这是哪里?




茶杯,蛋糕,阳光,茶话会?




我眯了眯眼睛,有些拒绝正对的阳光。




“嘘,安静,她需要睡眠,你个笨蛋兔子。”是一个有些沙哑的男声。一个响指成了我闭上眼之前最后的记忆。




“她的时间不多了,没必要在无谓的层数停留,城堡才是她该去的地方。”




“可是她是爱丽丝啊……”




“闭嘴,死兔子,我们都明白,”他抿了口早已凉透的茶。良久,他摘下自己的礼帽,凝视着上面用别针固定的干花和羽毛,“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用着肯定的语气 他自言自语,“因为我也不知道。”




兔子想从他的上衣口袋里掏点儿什么却只发现了一个让他可以摸到衣服下摆的洞。“诶,”他叹着气,“爱丽丝……”




长桌上陷入了沉默,只有桌上的一只茶壶里发出了点呼噜声。




“好了,现在是下午茶时间!”他带上了帽子,露出一个滑稽的笑容,“干杯吧,我的朋友!”




…………




“爱丽丝。”耳畔有一个人呼唤着。




是谁?




用尽全身力气挣扎,我醒了过来。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蹑手蹑脚爬下床,小心翼翼地打开了门,试图不吵醒别人然后离开。但是当桌边的男人抬头看了一眼后,我莫名的放心,反正只是梦而已,放任门“吱呀”出声,走到了他的对面坐下。




“你好。”




“你好。”




问候带来的是沉寂的尴尬。打了个响指,我的眼前多了一个漂亮的玻璃杯盒子东西玩的水,盯着他看了一会才抿了一口收到,谢谢。




“你就不怕我图谋不轨吗?”他笑了笑,十分的好看。我摇了摇头,说道:“这里只是梦境,如果你真的想要做什么,就不会选择这里的。”




“很好,是个聪明人。”似乎是满意的,他点了点头。“我想请你帮我做一件事情,当然,与其说是是不如叫做卖命,虽然难听了点。”




“等等我为什么要帮你?”




他像是在装聋作哑继续说着,“我想要你加入我们,这年头的梦魇越来越少了,特别是你这种比较有能力的,血统纯正的。”




“喂!”我有点生气。




“毕竟如果我自己有足够的能力也确实就像你说的,不会在这里才找到你。可是很可惜,这里已经是我唯一能挤进来地方了,如果不是爱丽丝,我可能都没法见到你。当然了,你是不一样的。”




“先生!”




“嗯?”他似乎是被这个称呼噎了一下,又很快恢复了微笑,“白溯,当然你也可以像刚刚那样叫我先生。不过,真的,算算你的年龄也该上个大学了,天天睡觉也是很累的,年轻人该多走走。”




我有些惊讶,手不自觉捏紧了玻璃杯,流下几个明显的指纹。




“你!”




“当然,我会给你时间考虑的,我现在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你只需要继续坠落,见到她就行了,明天再见吧。”他消失了,房间顺着他背后那扇门开始扭曲。该去哪里?我再度闭上眼睛。




“爱丽丝。”又是那个声音。




…………




“爱丽丝。”




我又醒了。




你是在叫我吗?她点了点头。




“可我不叫爱丽丝。”




“我知道,就像我也不是,但他们都叫我爱丽丝,这只是一个职业罢了。”




“可是为什么找上我?”




“这是预言,初代爱丽丝的预言,你要做的只是收下这把钥匙。你和我们不一样,我们只是一个一个爱异想天开的人。即使我尽力气也只能让你从第一层慢慢到达这里。但是如果你想,你可存在在任何地方。”




“可是为什么要我在这里。”




“因为是时候结束了。现在已经没有人需要爱丽丝了,如果没有巨龙,谁还需要勇士?”她顿了顿,“现在的我凝视深渊太久了,每一代的爱丽丝最后都逃不开被下一个勇士斩杀的结局。所以,如果想结束一切就该在成为巨龙之前。既然你来了,那么是时候结束了。”




“那么再见了,最后的爱丽丝。”场景不知何时变成了悬崖边。




没等我反应过来,她跳了下去,于是我醒了。




熟悉的白色天花板,一点也不柔软的床。




当然是梦了,我望向窗外,有一只好看的风筝。




——END——


评论
热度(14)
  1. 车干今天没有画画肆落_失踪人口 转载了此文字
    哇!!谢谢肆落!超棒啊整个感觉!!
  2. 肆落_失踪人口赛薇琳_灵魂切片手 转载了此文字
    @🐰御兔轩瑾💦

© 车干今天没有画画 | Powered by LOFTER